服务热线: 400-9999 250
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

AG娱乐

AG娱乐AG娱乐

骅威文化折腾史:郭祥彬家族花21年“甩掉”公司 深度


2019-05-31 12:15    AG娱乐

  3个月前,骅威文化还在雄心勃勃地并购,但转眼就落得大股东“甩锅不干”的地步,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?创业21年,汕头富豪郭祥彬家族做错了什么?

  本文由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原创并首发,作者:海棠葉,编辑:陈涧,设计:甄开心,编辑助理:陈悦珊

  作为骅威文化(002502.SZ)的总经理,这两年来,面对下滑的业绩和低迷的股价,郭祥彬不知是否后悔过之前的选择。

  11月30日的一份《股权转让协议公告》或许更让郭祥彬百感交集。据公告,郭祥彬等拟将其所持公司7529.91万股转让给杭州鼎龙,另还将1.75亿限售流通股对应的表决权、提名和提案权、参会权等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杭州鼎龙行使,委托期限10年。

  8.76%股权加20.31%表决权,杭州鼎龙将成为骅威文化实质上的第一大股东,郭祥彬家族则在未来10年内与亲手带大的骅威文化“断绝关系”。

  这不免让人有些诧异——5个月前,骅威文化正计划斥资30亿元收购影视公司;3个月前,拟15亿元收购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。不过这或许也是郭祥彬满意的结果。

  创业21载,骅威文化越发前景迷茫:发家致富的玩具制造业务被低价抛售;溢价并购的影视游戏公司难再续命业绩,“买买买”导致的商誉高涨风险却依然悬在空中,大股东们股权质押率超过99%。

  当下成功套现或是一件幸事——此次股权转让的3.89亿元,加上此前7次减持股票的5.1亿元以及接手子公司骅星科技的1.86亿元,郭祥彬家族共将10.85亿元收入囊中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尽管转让了实控权,郭祥彬手里依然握着公司20.31%股份所对应的收益权、股份转让权等财产性权利,换言之,他或还能继续减持套现。

  “全球玩具看中国,中国玩具看广东,广东玩具看澄海。”汕头市澄海区,总面积不足400平方公里,却培育出19家上市玩具公司,以年产值超400亿元、约占全国1/4玩具产值总量的规模,成为中国玩具礼品之都。

  目前,该区玩具礼品行业拥有逾1.2万家经营企业、13万从业人口。起韧于集体资产的郭祥彬家族,正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1980年,郭卓才(郭祥彬之父)被派任为集体企业澄海玩具总厂的厂长;1990年,郭卓才承包该厂,生产智能玩具、塑胶玩具、模型玩具等产品,在自主经营模式的刺激下,年产值很快提升至1亿元。

  7年后,郭卓才联合玩具总厂出资3019万元,组建骅威文化的前身广东骅威玩具工艺(集团)有限公司,成为广东省第一家集开发、生产、销售、贸易为一体的玩具工艺集团型企业。彼时,同为汕头澄海人的蔡东青才刚离乡到广州,创立奥飞娱乐的前身广州奥迪动漫玩具有限公司。

  时至2008年金融危机,玩具出口规模增长、原料成本下降背景下,小型玩具厂纷纷出局,大型玩具出口商骅威文化反而从中获利,实现营收3.81亿元。

  向好的业绩也成就了骅威文化上市梦,使其于2010年11月登陆深交所,股价最高达38元,持股近60%的郭祥彬家族因此登上汕头富豪榜。

  然而,上市后,骅威文化业绩在玩具业务的支撑下不升反降。财报显示,2014年,骅威文化净利润从2011年的5487万元降至3718万元,其中玩具业务首次亏损达1617万元。

  郭祥彬家族怎么都想不到,昔日借以在澄海区闯出名堂的玩具业务,19年后却成掣肘,拖累着公司整体盈利能力,股价也从38元的高位跌下7元。

  “面临国内市场经济持续下行和国外需求持续增长缓慢的双重压力。”对于玩具业务的逐渐萎缩,骅威文化在财报中如此解释,对于自身的竞争劣势则一字不提。

  玩具礼品行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典型,长期以加工贸易、贴牌出口为主,处于整个价值链的最低端,郭祥彬的骅威文化亦不例外,但随着行业竞争不断加剧,其始终缺乏现象级的动漫IP与玩具产品。

  国外,玩具界的龙头美泰和孩之宝与迪士尼、漫威等影视公司合作推出授权衍生品,同时也为玩具打造自己的漫画和动画。“在21世纪,人们可能不喜欢积木和玩偶,但没人不喜爱故事。”摸着了门道的他们成功将变形金刚、小马宝莉、费雪、芭比娃娃等玩具品牌推向全球。相似的还有乐高的Lego,万代南梦宫的高达、假面骑士等。

  国内,自2002年起,蔡东青的奥飞娱乐斥资打造《四驱小子》、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、《巴啦啦小魔仙》、《铠甲勇士》、《火力少年王》等IP品牌,以“动漫作品+玩具衍生品”的模式成“中国动漫第一股”,并牢牢占据国内动漫玩具的龙头地位。

  简单说来,玩具公司必须从生产单个玩具,发展到能够创造一个完整的游戏世界观,借助影视作品中内涵丰富的一个个故事,让玩具拥有人格,变得更有幻想性和刺激感,才能培养出品牌忠诚度。

  其实,骅威文化也有过相似的探索——与央视动画和炫动卡通合作,开发《小鲤鱼历险记》和《超能少年·列维塔任务》的授权动漫玩具;投资拍摄动漫影视剧《蛋神奇踪》、《音乐奇侠》——但无论是蛋神陀螺,还是少年卷福变射飞车、极速勇士对战机器人,皆泯泯然于众人,没能在市场中溅起水花。

  挣扎无果,骅威文化选择了逃离玩具行业,2016年9月,将从事玩具制造的全资子公司骅星科技100%股权转让给郭祥彬后,上市公司不再从事玩具生产与销售业务。

  这块曾为骅威文化贡献近20亿营收、占比高达99.58%的业务,最终以1.86亿元的售价打包抛售。不得不说,相比起奥飞娱乐及星辉娱乐,骅威文化的转型之路虽晚,却更为迅速、彻底地“去玩具化”。

  实业领域的玩具制造艰难求生之际,轻资产行业文化娱乐正是一派欣欣向荣:资本涌入,影视、游戏、动漫等领域频繁发生并购重组,企业市值疯狂飙升。

  郭祥彬看红了眼,连忙进行大手笔收购,推开影视游戏圈的大门。公告显示,自2013年以来,骅威文化发起了15笔、累计44.6亿元的收购或投资,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上市8年其净利润总额不足10亿元。

  从财务数据来看,这些收购的确带来了成效。一方面,骅威文化业绩明显好转,2015-2017年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1.24亿元、2.24亿元、2.61亿元。另一方面,并购重组也使得公司的资产规模从上市初不足9亿元增至38.3亿元。

  但进一步会发现,骅威文化业绩可谓全靠并购公司的业绩承诺撑起。2017年,公司扣非净利润中有67.8%来自并购公司的业绩承诺,再往前这个占比在2016年是120%,2015年是164%。

  而在梦幻星生园2017年顺利完成业绩承诺后,骅威文化今年上半年影视业务仅录得38.95万元收入,同比下滑99.88%。值得玩味的是,早在2016年11月,梦幻星生园创始人汤攀晶便开始陆续减持骅威文化股份,至今共套现1.64亿元。

  “并购带动业绩”的套路显而易见。事实上,这也是上市公司进军娱乐领域的常见做法。

  “跨界影视企业由于自身没有具备较强的自我增长能力,需要靠不断收购资产来‘续命’,甚至不惜高溢价收购以换取新的增长动力,使得业绩不至于亏损,甚至公司被淘汰。”一位影视投资企业高管直言,主要这些公司是“想挣快钱”,并购的业务更多扮演着向资本市场讲述新故事的角色。

  可惜的是,“命运早已暗中写好了价格”,一颗颗地雷埋在了骅威文化的转型路上。

  首当其冲的是业绩大变脸。2018年前三季度,少了收购资产的业绩承诺,骅威文化仅实现营业收入1.29亿元,同比减少79.36%;净利润3343.60万元,同比减少85.40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-5562.51万元,同比减少168.46%。

  资本市场表现亦颇为惨淡。截至11月30日,骅威文化收于4.1元/股,较之年初跌去52.52%;35.25亿元的市值,与最高位121.48亿元相比减少70.9%。郭祥彬的账面财富也随之落到9.5亿元,较之峰值时的44.94亿元缩水近8成。

  此外,对于轻资产公司的高溢价收购还加重了骅威文化的商誉风险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三季度,骅威文化背负的商誉高达18.28亿元,占总资产的47.69%。

  更为严峻的是,同期,骅威文化前十大股东中有6名股东进行了股份质押,深陷平仓危机。其中,第一大股东郭祥彬持股2.33亿股,股权质押率高达99.91%;第三大股东付强持股3461.51万股,质押率99.99%;郭群、湖州中植泽远投资、湖州融诚投资、湖州泽通投资均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。

  尽管风险诸多,压力之下,郭祥彬家族与骅威文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并购新资产的捷径。然而,随着两桩并购案的接连失败,他们渴望输入新血液的希冀落空。

  停牌五个月后的11月21日,溢价近48倍的收购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旭航网络一案宣告终止。在此之前,骅威文化寄予厚望的30亿元收购张纪中女儿影视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也折戟A股。

  震撼市场的是,几乎是同一时间,郭祥彬家族火速离去,将这一摊子扔给了杭州鼎龙。工商信息显示,鼎龙集团主营文化旅游、酒店餐饮、地产物业、贸易等业务,多年来在资本市场上鲜有动作。

  “大股东无力回天,甩锅不干真是神操作!”尽管在一些业内人士眼中,实控人出让控制权意在化解质押危机,在更多人看来,郭祥彬家族撂担子走人坑坏了投资者。对此,有分析师感慨,“都是泡沫惹的祸啊。”



相关阅读:AG娱乐

AG娱乐-联系我们
公司邮箱: hr@hncnsr.com
邮政编码: 518000
公司地址: 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4078号永新汇2号楼9楼
关注AG娱乐:
Copyright © 2019 版权所有 AG娱乐